中国大运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长、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,它主要由隋唐大运河、京杭大运河、浙东运河等河道组成,其中又以京杭大运河最为出名。杭州位于京杭大运河的最南端,自古因水而生,因水而兴。2019年6月22日正值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5周年,个推大数据通过对杭州运河周边人群综合分析,发现越来越多的省外年轻人开始在运河边扎根,这些新运河人来自五湖四海,扮靓了千年古运河的新人设。


随着新运河人的涌入,运河边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热闹。个推大数据将从运河边的人群变化、产业布局以及新老运河人的用户画像等维度分析,带您了解如今运河边上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。


从早到晚,运河边上人气不减


拱宸桥是运河杭州段著名的遗产点之一,因此个推大数据选取了拱宸桥畔的桥西历史文化街区半径2km的范围内,进行人群变化的研究。


 

个推热力图显示,从凌晨到傍晚,运河杭州段人气始终很旺,由于该区域生活便利、环境优美,运河畔已成为市民游客晚间休闲好去处。


运河文化引凤筑,文娱餐饮齐开花


近两年,运河杭州段努力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,不断筑巢引凤,有趣又高品质的文化类、餐饮类店铺在这里遍地开花,运河边的生活也不再像此前”清心寡欲“。


“现在杭州运河的变化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‘天翻地覆’。”陈大爷表示,运河上的船、桥、房子还有生活的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而现在大运河文化带的提出也让生活变得更好了。


这两年杭州运河边高新产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2019年同比2018年增长了50%,这里面不乏大众熟知的运河财富小镇、富义仓创意空间等,它们的出现带来了运河的新生。


在运河杭州段的文化类设施排行上,影剧院以56%的增长位列第一,其次分别是文化宫、图书馆、美术馆、展览馆和博物馆。


以杭州运河天地的比高电影院为例,这里原本是杭州的大河造船厂,但时过境迁,只剩下9幢老厂房。后来周星驰旗下的比高集团租下杭州大河造船厂9号厂房,开办了杭州比高电影城。该影城的入驻无疑给周边居民和游客带来了新的文化打卡点。


除此之外,杭州桥西的博物馆群也相当亮眼,比如京杭大运河博物馆、中国刀剪剑博物馆、中国扇博物馆、中国伞博物馆、中国工艺美术馆等。西湖绸伞、张小泉剪刀、王星记扇子……杭州这座城市重要的非物质遗产,现在也可在运河边的一座座博物馆里重温。


民以食为天,从运河杭州段的餐饮增长排行来看,多种餐饮类型在2019年实现同步增长,其中,运河边的中餐厅、大排档、糕饼店增势较其他餐饮类店铺更为明显。走到杭州运河沿线也不难发现,从运河天地、大兜路美食一条街到胜利河美食街,一路有吃不完的运河风味,既有高大上的中餐馆、西餐厅,也有接地气的大排档。


新一代运河人年轻又多金,够潮还够范儿


新运河人90后孙小姐来自苏州,身为人民教师的她,从苏州搬到杭州离不开的都是运河,她觉得”最幸福的事可能就是一辈子住在运河边了“。在运河的微湿气中缓缓起床,简单洗漱,随后下楼,在运河边的绿荫掩映中晨跑5km,晚上再和朋友在河边就着月光吃个大排档,感受民间烟火气,岂不妙哉?


从2018年到2019年,新运河人占比从31%上升到40%,运河“吸粉”能力逐渐增强。


从杭州新运河人来源地分布看,像孙小姐这样来自省外的新运河人还有很多,这些人群主要来自杭州周边省市,其中排名较为靠前的分别是安徽、江西、河南、江苏、湖北、湖南、山东、福建、四川、广东。 


个推大数据发现,杭州的新老运河人在年龄、消费水平、学历方面都有着一些差异。其中,新运河人在25-34岁区间占了42%,而老运河人在35-44岁区间人数最多;在消费水平上,杭州新老运河人的整体消费水平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并且新运河人的高消费水平和中消费水平整体占比较老运河人多;在学历水平上,新运河人的本科和研究生及以上人数都超过了老运河人,分别占比70%和18%。


从运河杭州段人群APP活跃TGI排行可以看出,新运河人更喜欢有道、keep、饿了么、小红书、知乎等互联网新兴APP,而老运河人则偏爱浙江24小时、同花顺、我爱我家、东方头条、杭州公交等偏生活和本地服务类型的APP。可以发现,新运河人够潮够范儿,更关注美食和运动,并且喜欢通过社交平台分享生活点滴。


“天下转漕,仰此一渠”,千百年来,运河人倚河而居、倚河而业。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已有5周年,杭州新运河人的出现与变化,不仅扮靓了千年古运河的新人设,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大运河在“活化”中重焕光彩。后申遗时代,相信会有更多高端人才、资本、项目落户运河畔,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,助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。